博金冠官网注册_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1,299,867
  • 关注人气:13,93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春秋传奇:侯獳借梦释曹侯,宁俞假鸩救卫君

(2021-07-12 07:45:00)
博金冠官网注册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春秋

分类: 随感杂谈一

春秋传奇:侯獳借梦释曹侯,宁俞假鸩救卫君

春秋传奇:侯獳借梦释曹侯,宁俞假鸩救卫君

  周襄王受朝已毕,欲返洛阳。众诸侯送襄王出河阳之境,襄王命先蔑押送卫侯回京师。时卫成公有微疾,晋文公派随行医衍,与卫侯同行,想借以视疾为名,实使医衍鸩杀卫侯,以泄胸中之忿:“若不用心,必死无赦!”又吩咐先蔑:“作急在意,了事之日,一同与医衍回话。”

  周襄王走后,众诸侯未散,晋文公曰:“寡人奉天子之命,得专征伐。今许人一心事楚,不通中国。王驾再临,诸君趋走不暇,颍阳密迩,置若不闻,怠慢莫甚!愿偕诸君问罪于许。”

  众诸侯皆曰:“敬从君命。”

  以晋侯为主,齐、宋、鲁、蔡、陈、秦、莒、邾八国诸侯,皆率车徒听命,一齐向颍阳进发。只有郑文公捷,原是楚王姻党,惧晋来附。见晋文公处置曹、卫太过,心中有不平之意,思想:“晋侯出亡之时,自家也曾失礼于他,看他亲口许复曹、卫,兀自不肯放手。如此怀恨,未必便忘情于郑。不如且留楚国一路,做个退步。后来患难之时,也有个依靠。”

  上卿叔詹见郑文公踌躇,似有背晋之意,遂进谏道:“晋幸辱收郑,君勿贰心。贰心则获罪不赦。”

郑文公不听,使人扬言“国中有疫。”托言祈祷,遂辞晋先归。

暗派人通报于楚道:“晋侯恨许国亲就上国,驱率诸侯,将来问罪。寡君畏上国之威,不敢随晋出兵,特告之。”

许人闻有诸侯之兵,亦遣人告急于楚。楚成王曰:“吾兵新败勿与晋争。待其厌兵之后,而求和焉。”遂不救许。

诸侯之兵,围了颍阳,水泄不漏。

当时,曹共公襄,尚羁五鹿城中,不见晋文公赦令,欲求能言之人,往说晋侯。小臣侯獳,请携重赂以行,曹共公许之。

侯獳闻诸侯在许,径至颍阳,欲求见晋文公。恰好晋文公因积劳之故,染上寒疾。梦有衣冠之鬼,向晋文公求食,叱之而退,病势愈加,卧不能起,方召太卜郭偃,占问吉凶。侯獳遂以金帛一车,致于郭偃,告之以情。使借鬼神之事,为曹求解,须如此这般进言。郭偃受其贿嘱,答应为其讲解。既见,晋文公示之以梦。布封得“天泽”之象,阴变为阳。郭偃献繇词于晋文公,其词曰:阴极生阳,蛰虫开张;大赦天下,钟鼓堂堂。

  晋文公问:“何解也?”

  郭偃回答:“以封合之于梦,必有失祀之鬼神,求赦于君也。”

  晋文公曰:“寡人于祀事,有举无废。且鬼神何罪,而求赦耶?”

  郭偃道:“以臣之愚度之,其曹乎?曹叔振铎,文之昭也。晋先君唐叔,武之穆也。昔齐桓公为会,而封邢、卫异姓之国。如今君为会,而灭曹、卫同姓之国。况二国已蒙许复矣。践土之盟,君复卫而不复曹,同罪异罚,振铎失祀,其见梦不亦合适吗?君若复曹伯,以安振铎之灵;布宽仁之令,享钟鼓之乐,又有何疾足以为患?”

  这一席话,说得晋文公心下豁然,觉病势顿去其半。即日遣人召曹共公于五鹿,使复归本国为君。所占宋国田土,亦吐还之。曹共公得释,如笼鸟得翔于霄汉,槛猿复升于林木。即统本国之兵,趋至颍阳,面谢晋侯复国之恩,遂协助众诸侯围许。晋文公病亦渐愈。许僖公见楚救不至,于是面缚衔璧,向晋军中乞降,大出金帛犒军。晋文公于是与诸侯解围而去。

  秦穆公临别,与晋文公相约:“异日若有军旅之事,秦兵出,晋必助之;晋兵出,秦亦助之。彼此同心协力,不得坐视。”

  二君相约已定,各自分路。晋文公在半途,闻郑国遣使复通款于楚国,勃然大怒,便欲移兵伐郑。赵衰谏道:“君玉体乍平,未可习劳。且士卒久敝,诸侯皆散,不如且归,休息一年,而后图之。”晋文公乃归。

  话分两头。再表周襄王回至京师,群臣谒见称贺毕。先蔑稽首致晋侯之命,请以卫侯付司寇。当时,周公阅为太宰秉政,阅请羁卫侯于馆舍,听其修身反省。周襄王曰:“置大狱太重,舍公馆太轻。”

于是置于民间空房,别立囚室而幽之。

周襄王本欲保全卫侯,只因晋文公十分忿恨,又有先蔑监押,恐拂其意,故幽之别室,名为囚禁,实宽宥之。宁俞紧随其君,寝处必偕,一步不离,凡饮食之类,必亲尝过,方才进用。先蔑催促医衍数次,怎奈宁俞防范甚密,无处下手。

医衍没奈何,只得以实情告诉宁俞道:“晋文公之强明,你是知道的。有犯必诛,有怨必报。衍之此行,实奉命用鸩,不然,衍且得罪。衍将为其想脱死之计,你勿告知便可。”

  宁俞附耳言道:“你既剖腹心以教我,敢不曲为你谋?你之君老矣,远于人谋,而近于鬼谋。近闻曹君获赦,特以巫史一言,你若薄其鸩以进,而托言鬼神,君必不罪。寡君当有薄献。”

  医衍会意而去。宁俞假以卫侯之命,向衍取药酒疗疾,因密致宝玉一函。医衍告诉先蔑道:“卫侯死期至矣!”

遂调鸩于瓯以进,用毒甚少,杂他药以乱其色。宁俞请尝,衍佯不许,强逼卫侯而灌之。才灌下两三口,衍张目仰看庭中,忽然大叫倒地,口吐鲜血,不省人事,仆瓯于地,鸠酒狼藉。宁俞故意大惊小怪,命左右将太医扶起。

半晌方苏,问其缘故。医衍言:“方灌酒时,忽见一神人。身长丈余,头大如斛,装束威严。自天而下,直入室中。言:‘奉唐叔之命,来救卫侯。’遂用金锤,击落酒瓯,使我魂魄俱丧也!”

  卫侯自言所见,与医衍相同。宁俞佯怒道:“汝原来用毒以害吾君,若非神人相救,几不免矣。我与汝义不俱生!”

  即奋臂欲与衍斗,左右为之劝解。先蔑闻其事,亦飞驾来视,对宁俞道:“汝君既获神鞍,后禄未艾,先蔑当复于寡君。”

  卫侯服鸩,又薄又少,以此受毒不深。略略患病,随即痊安。先蔑与医衍还晋,将此事回复晋文公。晋文公信以为然,赦医衍不诛。

  却说鲁僖公原与卫世相亲睦,闻得医衍进鸩不死,晋文公不加责罪,乃问于臧孙辰曰:“卫侯尚可复乎?”辰回答:“可复。”

  鲁僖公曰:“何以见得?”

  臧孙辰回答:“凡五刑之用,大者甲兵斧钺,次者刀锯钻笮,最下鞭扑;或陈之原野,或肆之市朝,与百姓共明其罪。今晋侯于卫,不用刑而私鸩;又不诛医衍,是讳杀卫侯之名也。卫侯不死,其能老于周乎?若有诸侯请之,晋必赦卫。卫侯复国,必益亲于鲁,诸侯谁不诵鲁之高义?”

  鲁僖公大悦,使臧孙辰先以白璧十双,献于周襄王,为卫求解。周襄王曰:“此晋侯之意也。若晋无后言,朕何恶于卫君?”

  臧孙辰回答:“寡君将使辰哀请于晋,然非天王有命,下臣不敢自往。”

  周襄王受了白璧,明明是依允之意。臧孙辰随到晋国,见了晋文公,亦以白璧十双为献道:“寡君与卫,兄弟也。卫侯得罪君侯,寡君不遑宁处,今闻君已释曹伯,寡君愿以不腆之赋,为卫君赎罪。”

  晋文公曰:“卫侯已在京师,大王之罪人,寡人何以能自专?”

  臧孙辰道:“君侯代天子以令诸侯,君侯如释其罪,虽王命又何殊也?”

  先蔑进言:“鲁亲于卫,君为鲁而释卫,而二国交亲,鲁以附于晋,君何不利?”

晋文公许之,即命先蔑再同臧孙辰入周,共请于周襄王。于是释卫成公之囚,放之回国。

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注册 博金冠官网注册,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