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注册_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1,299,867
  • 关注人气:13,93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春秋传奇:晋文公启用罪臣子,蹇叔辞职阻秦出兵

(2021-07-15 07:45:00)
博金冠官网注册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春秋

分类: 随感杂谈一

春秋传奇:晋文公启用罪臣子,蹇叔辞职阻秦出兵

春秋传奇:晋文公启用罪臣子,蹇叔辞职阻秦出兵

  周襄王二十二年(公元前630年),魏犨醉后,坠车折臂,内伤病复发,呕血斗余而死。晋文公录其子魏颗嗣爵。未几,狐毛、狐偃亦相继而卒。晋文公恸哭曰:“寡人得脱患难,以有今日,多赖舅氏之力。不意弃我而去,使寡人失其右臂。”

  胥臣进言:“主公惜二狐之才,臣举一人,可为卿相,请主公主裁决。”

  晋文公曰:“卿所举何人?”

  胥臣道:“臣前时奉使,居于冀野,见一人方秉耒而耨,其妻馈以午餐,双手捧献,夫亦敛容接之。夫拜祭而食,其妻侍立于旁。良久食毕,夫待其妻走后再耨,始终无惰容。夫妻之间,相敬如宾,何况对他人?臣闻‘能敬者必有德。’往问姓名,是卻芮之子卻缺。此人若用于晋,不弱于子犯。”

  晋文公曰:“其父有大罪,怎可用其子呢?”

  胥臣回答道:“以尧、舜为父,而有丹朱、商均之不肖;以鲧为父,而有禹之圣;贤不肖之间,父子不相及。君奈何因已往之恶,而弃有用之才呢?”

  晋文公曰:“好。卿为我召之。”

  胥臣道:“臣恐其逃奔他国,为敌所用,已携归在臣家中了。君以使命往,方是礼贤之道。”

  晋文公依其言,使内侍以簪缨袍服,往召卻缺。卻缺再拜稽首辞曰:“臣乃冀野农夫,君不以先臣之罪,加之罪戮,已获宽宥,怎敢赖宠以玷朝班?”

  内侍再三传命劝驾,卻缺乃簪佩入朝。卻缺生得身长九尺,隆准丰颐,声如洪钟。晋文公一见大喜,乃迁胥臣为下军元帅,使卻缺佐之。复改二行为二军,谓之“新上”、“新下”。以赵衰将“新上军”,箕郑佐之;胥臣之子胥婴将“新下军”,先都佐之。旧有三军,今又添二军,共是五军,亚于天子之制,豪杰向用,军政无阙。楚成王闻之而惧,于是派大夫斗章请和于晋。晋文公念其旧德,许之通好,使大夫阳处父还礼于楚。

  周襄王二十四年(公元前628年),郑文公捷薨。群臣奉其弟公子兰即位,是为穆公,果应昔日梦兰之兆。是冬,晋文公有疾,召赵衰、先轸、狐射姑、阳处父诸臣,入受顾命,使辅世子驩为君,勿废霸业。又恐诸子不安于国,预遣公子雍出仕于秦,公子乐出仕于陈。雍乃杜祁所生,乐乃辰嬴所生也。又使其幼子黑臀,出仕于周,以亲王室。晋文公薨,在位八年,享年六十八岁。

  世子驩主丧即位,是为晋襄公。襄公奉文公之柩,殡于曲沃。方出绛城,柩中忽作大声,如牛鸣然,其柩重如泰山,车不能动。群臣无不大骇。太卜郭偃卜之,献其繇曰:有鼠西来,越我垣墙。我有巨梃,一击三伤。

  郭偃道:“数日内,必有兵信自西方来。我军击之,大捷。此先君有灵,以告我也。”

  群臣皆下拜,柩中声顿止,亦觉不重,遂如常而行。先轸道:“西方者,秦也。”随即派人密往秦国探信。

却说秦将杞子、逢孙、杨孙三人,屯戍于郑都北门。见晋国送公子兰归郑,立为世子,忿然道:“我等为他戍守,以拒晋兵。他又降服晋国,显得我等无功了。”已将密报知会本国。

秦穆公心亦不忿,只碍着晋文公,敢怒而不敢言。等到公子兰即位,待杞子等无加礼。杞子遂与逢孙、杨孙商议:“我等屯戍在外终无了期。不若劝吾主潜师袭郑,吾等皆可厚获而归。”

  正商议间,又闻晋文公亦薨,举手加额曰:“此天赞吾成功也!”

  遣心腹人归秦,言于秦穆公道:“郑人使我掌北门之管,若遣兵潜来袭郑,我为内应,郑可灭也。晋有大丧,必不能救郑。况郑君嗣位方新,守备未修,此机不可失。”

  秦穆公接此密报,遂与蹇叔及百里奚商议。二臣同声进谏道:“秦去郑千里之遥,非能得其地,特利其俘获。千里劳师,跋涉日久,岂能掩人耳目?若彼闻吾谋而为之备,劳而无功,中途必有变。以兵戍人,还而谋之,非信也;乘人之丧而伐之,非仁也;成则利小,不成则害大,非智也;失此三者,臣不知其可为也!”

  穆公艴然曰:“寡人三置晋君,再平晋乱,威名著于天下。只因晋侯败楚城濮,遂以伯业让之。今晋侯即世,天下谁为秦难者?郑如困鸟依人,终当飞去。乘此时灭郑,以易晋河东之地,晋必听之。何不利之有?”

  蹇叔又道:“君何不派人行吊于晋,因而吊郑,以窥郑之可攻与否?毋为杞子辈虚言所惑。”

  秦穆公曰:“若待行吊而后出师,往返之间,几乎一载。用兵之道,疾雷不及掩耳,汝疲惫何知?”

  于是暗约来人:“以二月上旬,师至北门,里应外合,不得有误。”

  秦穆公召孟明视为大将,西乞术、白乙丙副之,挑选精兵三千余人,车三百乘,出东门之外。孟明视乃百里奚之子,白乙丙乃蹇叔之子。出师之日,蹇叔与百里奚号哭而送之道:“哀哉,痛哉!吾见尔之出,而不见尔之入也!”

  穆公闻之大怒,使人责备二臣曰:“尔何为哭吾师?敢沮吾军心耶?”

  蹇叔、百里奚并对言:“臣安敢哭君之师?臣自哭吾子耳!”

  白乙丙见父亲哀哭,欲辞不行。蹇叔道:“吾父子食秦重禄,汝死自分内事也。”

  于是密授以一简,封识甚固,嘱咐道:“汝可依吾简中之言。”

  白乙丙领命而行,心下又惶惑,又凄楚。惟孟明视自恃才勇,以为成功可必,不以为意。

  大军既发,蹇叔谢病不朝,遂请致仕,秦穆公不同意。蹇叔遂称病笃,求还铚村。百里奚造其家问病,对蹇叔道:“奚非不知见几之道,所以苟留于此者,尚望吾子生还一面!吾兄何以教我?”

  蹇叔曰:“秦兵此去必败。贤弟可密告子桑,备舟辑于河下,万一得脱,接应西还。切记,切记!”

  百里奚曰:“贤兄之言,即当奉行。”

  秦穆公闻蹇叔决意归田,赠以黄金二十斤,彩缎百束,群臣俱送出郊关而返。百里奚握公孙枝之手,告以蹇叔之言,如此这般:“吾兄不托他人,而托子桑,以将军忠勇,能分国家之忧也。将军不可泄漏,当密图之!”

  公孙枝曰:“敬如命。”自去准备船只。

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注册 博金冠官网注册,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