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金冠官网注册_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加载中…
个人资料
萧家老大
萧家老大
微博
  • 博客等级:
  • 博客积分:0
  • 博客访问:21,299,867
  • 关注人气:13,933
  • 获赠金笔:0支
  • 赠出金笔:0支
  • 荣誉徽章:
相关博文
推荐博文
谁看过这篇博文
加载中…
正文 字体大小:

春秋传奇:元帅醉酒中军帐,胥童弄权乱晋国

(2021-08-27 07:45:00)
博金冠官网注册标签:

历史

文化

春秋

分类: 随感杂谈一

春秋传奇:元帅醉酒中军帐,胥童弄权乱晋国

春秋传奇:元帅醉酒中军帐,胥童弄权乱晋国

  话说楚中军元帅公子侧,平日好饮,一饮百觚不止,一醉竟日不醒。楚共王知其有此毛病,每出军,必戒其绝饮。今日晋楚相持,有大事在身,涓滴不入于口。是日,楚共王中箭回寨,含羞带怒。公子侧进言:“两军各已疲劳,明日且暂休息一日,容臣从容熟计,务要与主公雪此大耻。”

  公子侧辞回中军,坐至半夜,计未得就。有一童仆名谷阳,乃公子侧贴身宠用的。见主帅愁思劳苦,将帐中藏有的三锺美酒,暖一瓯以进。公子侧嗅之,愕然道:“酒吗?”

  谷阳知主人欲饮,而畏左右传说,于是诡言道:“非酒,乃椒汤耳。”

  公子侧会其意,一吸而尽,觉甘香快嗓,妙不可言!问:“椒汤还有否?”

  谷阳道:“还有。”

  谷阳只说椒汤,只顾满斟献上。公子侧枯肠久渴,口中只叫:“好椒汤!竖子爱我!”

  斟来便吞,正不知饮了多少,颓然大醉,倒于坐席之上。

  楚共王闻晋令鸡鸣出战,且鲁卫之兵又到,急遣内侍往召公子侧来共商应敌之策。谁知公子侧沉沉冥冥,已入醉乡,呼之不应,扶之不起。但闻得一阵酒臭,知是害酒,回复楚共王。共王一连遣人十来次催并。公子侧越催得急,越睡得熟。小仆谷阳泣道:“我本爱元帅而送酒,谁知反以害之!楚王知道,连我性命难保,不如逃之。”

  斯时,楚共王见司马不到,没奈何,只得召令尹婴齐计议。婴齐原与公子侧不合,乃奏道:“臣料想晋兵势盛,不可必胜,故初议不欲救郑,此来都出司马主张。今司马贪杯误事,臣亦无计可施。不如乘夜悄悄班师,可免挫败之辱。”

  楚共王曰:“虽然如此,司马醉在中军,必为晋军所获,辱国非小。”

  于是召养由基曰:“仗汝神箭,可拥护司马回国也。”

  当下,暗传号令,拔寨都起,郑成公亲率兵护送出境,只留养由基断后。养由基思想道:“等待司马酒醒,不知何时?”

  即命左右便将公子侧扶起,用革带缚于车上,叱令逐队前行,自己率弓弩手三百人,缓缓而退。

  黎明时分,晋军开营索战,直逼楚营,见是空幕,方知楚军已遁去矣。栾书欲追之。士燮力言不可。谍者报:“郑国各处严兵固守。”

  栾书知郑不可得,乃唱凯而还。鲁、卫之兵,亦散归本国。

  公子侧行五十里之程,方才酒醒。觉得身子绷急,大叫:“谁人缚我?”

左右道:“司马酒醉,养将军恐乘车不稳,所以如此。”乃急将革带解去。

公子侧双眼尚然朦胧,问道:“如今车马往那里走?”

  左右道:“是回去的路。”

  又问:“如何便回?”

  左右道:“夜来楚王连召司马数次,司马醉不能起。楚王恐晋军来战,无人抵敌,已班师矣。”

  公子侧大哭道:“小童害杀我也!”

  急唤谷阳,已逃去不知所之矣。楚共王行二百里,不见动静,方才放心。恐公子侧惧罪自尽,乃遣使传命曰:“先大夫子玉之败,我先君不在军中;今日之战,罪在寡人,无与司马之事。”

  公子婴齐恐公子侧不死,另外遣使对公子侧道:“先大夫子玉之败,司马所知也。纵吾王不忍加诛,司马何面目复临楚军之上乎?”

  公子侧叹曰:“令尹以大义见责,侧岂敢贪生乎?”于是自缢而死。楚共王叹息不已。此乃周简王十一年(公元前575年)事。

话说晋厉公胜楚回朝,自以为天下无敌,骄侈愈甚。士燮料到晋国必乱,郁郁成疾,不肯医治。使太祝祈神,只求早死。未几卒,儿子范匄嗣爵。

当时,胥童巧佞献媚最得宠幸,晋厉公欲用为卿,奈卿无缺。胥童奏道:“今三郤并执兵权,族大势重,举动自专,将来必有不轨之事,不如除之。若除郤氏之族,则位署多虚,但凭主公择爱而立,谁敢不从?”

  厉公曰:“郤氏反状未明,诛之恐群臣不服。”

  胥童奏道:“鄢陵之战,郤至已围郑君,两下并车私语多时,遂解围放郑君去了。其间必先有通楚事情。只须问楚公子熊茷,便知其实。”

  晋厉公即命胥童往召熊茷。胥童对熊茷说:“公子欲归楚乎?”

  熊茷对答:“思归之甚,恨不能耳!”

  胥童道:“汝能依我一事,当送汝归。”

  熊茷道:“惟命是从。”

  胥童遂附耳言:“若见晋侯,问起郤至之事,必须如此这般回答。”

  熊茷应允。胥童遂引至内朝来见。

  晋厉公屏去左右,问:“郤至曾与楚私通否?汝当实言,我放汝回国。”

  熊茷道:“怒言无罪,臣方敢言。”

  晋厉公曰:“正要你说实话,何罪之有。”

熊茷道:“郤氏与吾国子重,二人素相交善,屡有书信相通,言:‘君侯不信大臣,淫乐无度,百姓胥怨,非吾主也。人心更思襄公,襄公有孙名周,见在京师。他日南北交兵,幸而师败,吾当奉孙周以事楚。’独此事臣素知之,他未闻也。”

(本篇完)

0

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/Report
  • 评论加载中,请稍候...
发评论

    发评论

  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。

      

  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: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(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) 欢迎批评指正

    新浪简介 | About Sina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律师 | SINA English | 会员注册 | 产品答疑

    博金冠官网注册 博金冠官网注册,博金冠平台注册地址

    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